今天看了一下日本就职的状况,在电车上就地崩溃了。
到新井药师的时候,跟着三个小学生下了车,三个孩子远远地对着对面站台的係員说「さよなら!」常年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枯燥地看着大家走过的大叔,笑着抬起手挥挥,不知道为什么就很想哭。我觉得要走上社会因为这件事情难过是非常幼稚的表现,但是我还是止不住那种强烈的窒息感。我说服自己,比起那些被绝对的才华(而不是半调子那种)被命运眷顾的人来说,这就是你不得不去过的另一种性价比不高的人生,你这么难过是因为你想要兼顾的东西太多了:一方面,我自知无法丢弃家庭,物质和物质带来的更丰富的精神生活和以及相应的尊重,因此不得不选择成为这个体制里的一员,遵循着着游戏赢家们制定的...

2 6

翻开我以前的日记本,就是在翻一个垃圾场,我一直是这样侮辱和利用写,写,这件事。等安顿下来,又有可以一个人静下来的机会,单纯地记一记能想起来的人好了,记着他们的好和不好,这样会比一个劲儿呕吐来得有建树。

要紧的事:

       1、在能力范围内解决问题,刀法要干净利落,不要顾左右而言其他。快准狠地按住穴位,不要再耍花招,抖机灵抖得刀都给舞掉了。

       2、一次次地提高愈合的速度,因为动一动旧伤口总是会裂的,我们能做的就是加快,一次次的训练速度和反应,有些问题是要亲手解决的。毕竟资源是有限的,时间和金钱和大脑。没时间在这些问题上磨蹭了,得赶快上路。除非决定放弃这次观光。我不。

     3、说白了,所做的一切努力最后都是指...

1

从此去上海少了一处故地重游

是日感言
1, 减缓焦虑第一就是和任何人的生活保持安全车距。
2,说很刻薄的话的时候最好带个卖萌颜文字和表情包。
3,不要相信第一眼看上去正确的语言,警惕任何顺口的话语,煽动的话最容易毒害智力。
4,不要随便在互关超过100的平台透露内心的感情,在大庭广众之下直视内心时多多少少都做了弊。

5,要么不玩,要么遵守游戏规则。

1 2

她讲

“自己是要用自己后半生的劳动力去做这件事,而不是要在近几年得到反馈,你不是去为了得到认可而重重突围,而是你自己想做这件事,想去创造和交流,去了解这些产物背后的脉络,不为别的。你想想斯特里克兰德。当想清楚这一点之后,焦虑就减半了,进度条才刚刚开始,一切都还早,没有什么比失败更适合现在的你了。有才能也好没才能也好,这世界上也有不靠才能的人但凭一颗横到底的心的人,你想怎么花你后半辈子是你的自由,你想在这件工作上赖着不走也是你的自由,没有人有资格去评价你该不该这样做,所以你也不用理会。”

3 1


在科学与啤酒都无法安慰的夜晚,回望这一败涂地。你能感觉自己仍然在操纵着自己这台机器,“焦虑超标—焦虑超标—熔断—隔离—排污—排污—排污—”你只想攥住拳头狠狠地哭,但这时候你若是在高空俯望自己,会惊奇地发现,这种悲伤愤怒焦虑和失望按比例调配的感情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它如此活跃,充满了你的四肢,仿佛找不到出口便要不断累积着肿胀起来,穿破你。这是一种新奇的感情,当然由于身体和心灵无益,由于生物的趋利性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它们通过某种物质载体挥向空气,扔进荡气回肠的现实生活里,感受它钝重地落地。释放眼泪和释放其他体液一样,和悲伤没有关系,是官能的欲望,甚至是道德层面的淫荡。

从原始的世代开始,人在遇到...

3 1

Jodorowsky《Fando y lis》

“Let's play.”
“Ok,I'm a famous pianist.”
“Ok,if you're a famous pianist,I cut off your arm.Then what will you do?”
“I will become a famous painter ”
“And if I cut off the other one what will you do?”
“I will become a famous dancer.”
“And if I cut off your legs,then what?”
“Then I will become a famous singer...

2
1 2 3 4 5

© 拧腰 | Powered by LOFTER